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谜材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灯谜信息 >

第六届中华灯谜文化节随笔

时间:2020-02-14 13:31来源:未知 作者:doublexlm 点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虽然说,第六届中华灯谜文化节对我来讲,就是个打酱油之旅,但是事后回想文化节期间种种,觉得还是有许多感想,许多东西可以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01感受徽风皖韵
花人我自从2015年组灯谜旅游团以来, 团里聚集不少打着参加谜会旗帜实则各种游山玩水的谜界同好。每次谜赛前,总是各种讨论谜会所在地有什么值得去的景点,想想实在令人汗颜。好在每次比赛都有如团班长波波参谋长阳光团政委纤仙等人的优异赛绩装点旅游团门面,否则都不好意思在旅游团前面加上灯谜二字。
 合肥也许不是一座旅游城市,但是千年历史文化名城这张城市名片足够让人心驰神往。花人实在不擅长写游记,所以标题感受徽风皖韵,确实也就是谈谈感受而已,要从文中找到身临其境之感,那实在是不可能~
   话说本次谜会是2月16号报道,我们这群旅游积极分子,即本团长花人,政委纤仙,团主任阿雅,教导员聂大林,团员顾斌已经在15号晚抵达合肥。第二天,大部分谜友还在动车或者飞机各种折腾,本团长则带领团众,一大早直奔合肥5A景点,三河古镇。三河镇和江南大部分的古镇相比,如周庄等,差异不大。一样的白墙黑瓦,一样的景区商业化。四处可见各种各样卖小吃的小摊子,铺着青石板的老街,被千百年来的人行车往打磨得黑亮光滑,两侧的徽派建筑观赏性很强,装潢得古色古香的各种店铺里,卖着古镇特色食品,旅游用品等。不同于江南古镇的小桥,长38米,宽7米,横跨小南河近百年的三县桥,看起来颇为壮观。民间有“一桥跨两岸,鸡鸣闻三县”的说法。另外一座三河最古老的桥——鹊渚廊桥,和三县桥遥相呼应,也很有特色。桥上游人如织,我们想好好合个影都很困难。现在想想,其实我们还不能很好地挖掘景点精髓。鹊渚廊桥必须在桥外,从远处欣赏,才能发现它的美。两层飞檐翘角的长亭,桥下的三个孔洞,倒映在水中,那种美不是我们这些傻乎乎地从桥上走过就了事的不合格游客所能感受的。而位于古镇中街上的仙姑楼,今日终于名副其实,因为我们的纤仙到此一游~走马观花地走了一圈望月桥,以及镇内最高建筑国粹楼,万年禅寺,太平天国古城墙,已经是大中午,教导员早就做好美食攻略,带着饥肠辘辘的我们去吃地道的徽菜。自文化节一号公告昭告谜界开始,我隔三岔五就在旅游团群念叨着这次一定要吃徽菜。其实要让我说说那天在三河古镇吃的徽菜特色,我也是词穷,味道挺好,反正在安徽吃的菜称为“徽菜”也是没错的,在顾斌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尝了古镇当地的米酒,我和顾斌喝得脸红红的,两人以双手托腮的造型卖了把萌,合了个影。三河古镇回来,顺便去了一趟逍遥津,刚进逍遥津公园,还没看到张辽塑像,就先看到一游乐场,人声鼎沸,满场子喧嚣的流行乐曲,我个人是非常反对在历史遗址所在,建什么游乐场,觉得这很破坏我追昔怀古。所幸越往里走,入眼所见,水榭、方亭、游廊、太湖石、形态各异的假山,一池碧水,四角尖亭,梅山的梅花含苞待放,徽风皖韵至此凸显,可谓是渐入佳境。在元宵节上午,我团和美国队一起,一样以走马观花的形式,游览了徽园。我是很推荐这个景点的。它将安徽远古文明与现代文明、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凝缩于“方寸”之地,可谓是江淮大地的缩影,用书上的话说,就是黄山之奇,九华之韵,天柱之秀,琅琊之意,万象皆备于一园。在此,花人真正感受到徽风皖韵。
02巾帼谜擂带来的感想
每届的灯谜文化节,都有自己的亮点和特色,本届文化节也不例外,48个城市和地区面向群众挂谜展猜,另设13个击鼓报猜的灯谜主擂台,这13个主擂台包括合肥主办方,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有着灯谜之乡誉称的城市或者是灯谜非遗城市,也有比较受到关注的巾帼谜擂,90谜擂,学生谜擂,美国队和新加坡队谜擂。此举可谓是真正发挥灯谜文化轻骑兵的作用,它让灯谜从民间来,到群众中去。在赛前,合肥谜协吴家宏会长联系我,让我作为巾帼谜擂的联系人,与深圳不说和湖南的纤仙共同负责巾帼谜擂。由于我们平时都是做惯了群猜谜,以底材延伸为主,面向群众的展猜谜,底材延伸或许可以让他们觉得灯谜很有趣,很富有生活气息,但是却是不适合猜射。所以,我们三都做了部分安徽历史名人、合肥景点、合肥美食的专题谜,其他的谜作也都是尽量走简单路线。
元宵节正式击鼓挂谜那天,由合肥著名三剑客之一的无名指陈万星负责协助我们。击鼓报猜是潮汕地区的传统展猜方式,它的报猜规则以及对灯谜的普及功能猜谜的人都知道,花人我也不浪费笔墨班门弄斧。虽说我和纤仙对击鼓报猜流程非常熟悉,但是真正自己主持,还是第一次,远不及祖籍潮汕的不说来得熟练。还好很快我们就进入状态,并且默契地分工配合,由纤仙负责击鼓,我和不说负责在对谜题进行提示的同时,眼观八方,留心台下举手报猜的群众。整场展猜下来,没有期待中的热火朝天,也没原本担心出现的冷场(毕竟我们的题对群众来说确实有一定的难度,由于我们的谜擂时间是白天,人气和热闹的程度不能和晚上时相比)。最大的惊喜是,合肥的小朋友非常有参与的热情,台下猜射群众,小朋友占了相当一部分,而且猜射水平颇见功底,对于谜底的解释,非常准确。我和不说不时发出:这小朋友猜的真好、这小同学解释得非常到位的赞叹。台下有位小姑娘频频中鹄,且口齿伶俐,对谜底解释娓娓道来,让我颇有“后生可畏”之感。待展猜结束后,合肥朱旭铭老师过来告诉我们,刚才那位小姑娘是他外孙女,小姑娘自己跑来猜谜,朱老师自己事先都不知道,等小姑娘猜中了好几题,朱老师这才从人群中发现自家的外孙女正在大显身手挽弓射虎。朱老师一脸欣慰的笑,我们仨也不由感叹将门虎女,出手不凡。
这几年,合肥吴家宏老师,还有骆岩、神秘姐等人,在校园灯谜普及,以及为合肥培养新一代谜手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从云南卫视的中灯大,到央视的中谜大,包括近年来的各地学生灯谜赛事,到处可见合肥谜协的师友带着学生们南征北战。所以我们也相信,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众多表现优异的小学生,不过是合肥校园谜坛的一个缩影,在合肥,还有许多如朱老师的外孙女这样优秀的小谜手。我甚至非常期待,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某场大型灯谜赛事上,某位刚刚夺冠的谜手,会跑来对我们说,在许多年前,2019年那年的元宵节,在合肥,在巾帼谜擂台前,我猜过你们的谜。想想就觉得很美好。

03谜坛代有牛人出
笔猜开始前,是《二十四谜品》的首发仪式。作者王磊堪称谜坛惊才绝艳的大才子,首发式上的发言让我非常感动。过后在公众号看到文字版的发言稿,转发给几个娃正在读初中和高中的同事,众同事如获至宝,据说已经勒令家中娃们当成范文背诵下来。
由于现在各大灯谜赛事,都有直播。无缘到会的谜友一机在手就可以全程观看比赛,所以花人几年前就已放弃对赛事的描写,而是以个人的角度来描写对比赛的看法和感想。
 这次比赛,在女子组,花人表现实在不值一提,有人问我,如果不在B组,在A组会不会结果有所不同。我想说的是,不但不会不同,而且更惨。当时,作为女子B组选手的我,在台下观看看女子A组比赛时,我就暗暗叫苦,除了一条开底的严凤英,我能秒杀,其余的谜题,我要么不会,要么就是比台上的选手要慢一点。轮到B组比赛时,我第一题便因为审目不清被扣,然后整场比赛,我状态全无,加赛题偏又是我正常情况下无法秒杀的离合题,终是与决赛擦肩而过。让我暗自苦笑的是,男子组的赛题和团体赛题,我反而比较有感觉,个别开底的题,如“王功,无绩”“陈光蕊”“地西泮”等,我虽说谈不上秒杀,但是也都能在10秒内想出正底。赛后,曾有谜友和我开玩笑说,会不会是组委会把男子组和女子组的题搞混了,因为他也觉得男子组的比较好猜。其实猜谜就是这样,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难易都是相对而言的。
前五届文化节,男女组个人冠军,如扑克、见月、老吉、波波、纤仙、不说等人,都是谜坛身经百战成名已久的大神,其中见月和纤仙在历届文化节中有过两度封王封后的骄人战绩。本次男子组比赛,因大神见月笔猜意外失手,另一大神级别的石狮老管,预赛失利未能晋级决赛,男子冠军争夺一时间扑朔迷离,大宝师父,常胜将军波波,风头正健的阳光等人,都是夺冠热门人选,比赛过程之紧张刺激,不用我多费笔墨,相信所有在场的谜友以及通过手机看直播的谜友都能感受得到,真的是直到最后一刻,才决出胜负,阳光一题险胜波波,问鼎第六届灯谜文化节男子个人冠军。说起来,阳光和波波,可算是我的男闺蜜。在这里我厚颜点评下我的男闺蜜,本届谜赛新出炉的男冠。阳光是个非常全面的谜手,他参加的现场谜会基本上我也都参加了,我应该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他猜谜的长短板,他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笔猜不稳。我见过他因笔猜落马而全程打酱油,也见过他通过笔猜晋级电控大杀四方。他的谜赛成绩是熊是牛,取决于笔猜。阳光会意、离合、底材延伸谜样样出众项项精通,但是,论猜会意谜和底材延伸谜的水平,他不如见月,离合题稍逊波波老吉两大拆字王。除笔猜不稳之外,他另一短板就是对老底掌握不够。如果一场电控比赛(例如石狮举办的谜赛),传统底材占一定的比例,那么,面对见月,波波,尤其是对传统底无比熟悉的潮汕一带的高手,如大宝师父等,他就胜算不大,但还是可以凭反应、凭对新底的掌握,争取前三。我曾在写华山谜会一文中写到,这是个非常有潜力的、一日一日在进步的谜手。他在夺冠后曾很谦逊地告诉我,是因为运气好,其实谜赛场上,本就拼实力和靠运气,尤其是水平相差不大的高手之间的对决,运气更是非常重要。
如果说阳光的夺冠,使得目前男子谜坛的竞争愈加激烈,而女子组冠军由石狮90后女将黄哲贤夺得,则具有划时代意义,堪称巾帼谜坛一座新的里程碑。自有女子赛事以来,女子冠军,甚至是前三,长期被70、80后女将牢牢占据,和男子谜坛不同的是,90后女将中,缺少一个如波波般的绝顶高手作为领军人物。
直至近两年来,河南李春芳先是在网络谜群异军突起,后在石狮第五届灯谜文化节一鸣惊人,而石狮女将黄哲贤,近年来则频频代表石狮出战全国大赛,其表现可用非常出色来作为鉴定。本届文化节,这两名90后女将,分别在AB两组预赛中,发挥出色晋级决赛,最后,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学灯谜的黄哲贤,凭借深厚的猜谜功底和非凡的临场反应能力,成为第一位封后的90后女将。
在写2018年金门谜会随笔时,我在文中曾写到,黄哲贤已隐约具有一代高手风范,来日谜途不可限量。预赛中表现出色的李春芳,目前所缺少的是现场大赛,尤其是全国性质大赛的磨炼,一名谜手的成长,固然离不开网络谜群的群猜训练,更加需要的是现场大赛的摸打滚爬,方能在实战中百炼成钢。相信假以时日,李春芳也会取得更好的赛绩。
 如今巾帼谜坛,70、80后女将未见疲势,90后女将风华正茂,相信往后的巾帼赛事,将会更加好看。而随着越来越多的90后女谜手的崛起,巾帼谜坛已迎来属于90后的新时代。
04再见,吴老
在比赛最后一天,紧张的比赛之余,我无意中见到吴家宏老师拿着手机,在场外失声痛哭,当时心中极是惊骇,心中隐有不祥预感。直至比赛结束时,郑育斌主任上台,未语凝噎,场下顿时鸦雀无声。原来,吴仁泰老师在2月16号凌晨一时,安详离世。全场默哀三分钟,缅怀谜坛泰斗,一生敦睦仁厚,淡泊名利,勤勉慎笃,奖掖后学的吴仁泰老师。在那静默的三分钟里,花人无声落泪,身后传来纤仙小声的抽泣声。。。那一刻,所有谜友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悲痛。
    吴老仙去那日,第六届中华灯谜文化节在合肥正式拉开帷幕,相信吴老心中定是无憾。为了第六届中华灯谜文化节赛事顺利进行,主办方没有对外宣布消息,丧事一切从简。部分知情的合肥谜协师友,要用何等的毅力来控制自己,不让悲伤的情绪外露,用最好的精神面貌来接待谜友,办好谜会,并在本次大赛的主要负责人吴家宏老师面前,不露任何蛛丝马迹。我很能体会,那么爱重自己恩师的家宏老师在得知这不幸的消息后,那种悲伤到直要崩溃的心情,也更能理解谜协上下一致瞒着家宏老师,从大局出发的举措。行文至此,花人向合肥谜协所有的师友致于发自内心的、崇高的敬意。
再见,吴老。一路走好,谜友们都说,天堂里,还是会有灯谜的。 
结语
    这是一场很成功的谜会,也是场非常不容易的谜会。我想这会不会是唯一的一场,主办方强忍悲痛,强颜欢笑在操持的谜会,只为让远道而来的谜友有个愉快的比赛过程。 也是一场让我在赛后百感交集的谜会。那种谜友相聚的欢乐,到谜会结束前,得知吴老离去的感伤,种种情感,无法言说。
   每一篇谜会随笔的目的,在于总结自己的得失,记录自己那时的所有的欢欣的、失落的、甚至是哀伤的心情。更重要的是,致敬为谜会成功举办而无私奉献的谜会工作人员。
   每一届文化节后,都是感谢和祝福,这次也一样,感谢合肥,祝福即将举办第七届文化节的江南古镇——平望!

(责任编辑:doublexlm)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